风采堂的文脉——余靖风采

   作者:余泽欣 击数:4233   时间:2013-9-17


 

风采堂的文脉——余靖风采

余泽欣撰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清华大学一位古建筑专家来开平参观风采堂时,评价风采堂建筑“与陈家祠齐美”。省博物馆专家参观后也认为 “风采堂建筑不亚于广州陈家祠”。这是把一栋纯中式的建筑,和一栋融合中西多元文化的建筑加以比较,本来没有多少可比性,虽然可以比较祠堂的格局和其中中式建筑的元素。但风采堂多元文化的内涵和完美的结合西方建筑元素,是无法比较的。《陈家祠》一书的作者、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黄淼章先生亲自来风采堂参观后,他撇开二者的比较,直接给予“中西合璧,风采犹存”的评语恰是黄淼章先生这句话点出了风采堂的文脉所在。

文脉,是指一种文化在历史上开创、传承以至延续的脉络,而建筑是文化在历史延续中的体现。风采堂的文脉就是“余靖风采”。 “风采犹存”,是指由忠襄公余靖开始的风采精神经过后代子孙的传承和发扬光大,至今犹存,其物质的载体就是中西合璧的风采堂,是风采精神延续至今的体现。

 

 

“风采”源出于宋朝蔡襄赞余靖等四名谏官的诗句:“必有谋猷裨帝右,更加风采动朝端。”宋仁宗对余靖由贬抑、感悟、重用而至褒奖有加,御笔亲题:“风采第一,广南定乱,经略无双”。这是由皇帝对余靖风采作出的最高评价。

 

 

此后越400多年,到了明朝弘治十年 (一四九七)在余靖的出生地韶关建起一栋余靖纪念楼,是明朝韶州知府钱镛所建,与纪念张九龄的风度楼相望,定名为“风采楼”。 “风采楼”三字的原迹,乃明代名儒、书法家陈献章(字白沙)用茅龙笔所书。陈献章撰《风采楼记》赞余靖风采“若凤凰芝草不恒有于世”。此后又越400多年,清末民初年间,余靖的后裔在台山、开平的聚居地荻海,修建名贤余忠襄公祠,定名为“风采堂”,风采堂后也有一栋风采楼,其字体皆临摹自韶关的风采楼。以显示其与韶关祖居地和风采楼一脉相承。余觐光在《余襄公祠堂记》中,赞“公之学问勋业节概,史有传,庐陵有碑,白沙有记,其为文章撰为集,礧礧轩天地不朽。”(译文:襄公余靖的学问、功勋、操守和气概,已有宋史记载,有欧阳修的《襄公墓碑铭并序》,有陈献章的《风采楼记》,襄公所作的文章撰辑成《武溪集》,磊磊然轩昂于天地之间为不朽。)

美国、加拿大、东南亚、香港、澳门以及岭南许多余族聚居地的余族堂会、社团和建筑均以“风采堂”命名。“风采”成为余族的徽号,是一项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,用以纪念太祖忠襄公余靖。荻海风采堂是海内外众多风采堂中形制与规模最大的建筑,在祠门上方的横匾石刻有七个浑厚刚劲的颜体大字:“名贤余忠襄公祠”。故风采堂又简称“名贤祠”。“名贤”的意义是:余靖风采不独属于余族的,更是属于华人的,属于世界的。由于余靖风采的感人事迹,从2012年起,江门市、开平市已将风采堂列为廉政教育基地。2013年又获批准为广东省廉政教育基地。

余靖采的内涵可概括:学汇中外,道贯古今;策周密,直言敢谏;文能众,武能折冲;忠耿尽职,清廉自律。其采,久地影响于后世,后世所效法。

到过韶关的人都知道,说到余靖风采,就会联想到九龄风度。张九龄[1]被誉为“岭南第一人”,比余靖早300多年,是唐开元尚书丞相,诗人。后罢相,为荆州长史。唐玄宗在暮年垂政,常吏部或儿皇所用之重臣:“度得如九否?”历代因此并称九龄风度和余靖风采。

余靖出自岭南,韶州是他的出生地,广州是他晚年经略管治的地方。古之岭南,韶州府城和广州府城成南北倚角之势,自古以来,一直是南来北往的枢纽。岭南地区最早接受外来先进文化,严格说来,汉文化和岭南土著文化最早碰撞、交融的地区,就在这里。从南海登岸传入的海外文化,也最早抵达这里被消化吸收,然后越岭北上播扬。余靖风采在此造就而成,不足为奇。余靖的先祖均来自北方,其母体孕育着中原文化,可以说是有中原文化传统的岭南人。不断吸收各个地域的先进文化,也包括海外文化,从而形成具有鲜明个性的文化风格。岭南地气温暖,北回归线贯穿中部,阳光雨水充沛。岭南岭北形成截然不同的气候,当岭北还是严冬的时候,岭南已经感受到地气的回暖,腊梅含苞欲放了。所以靖公在他的《题庾岭三亭诗·叱驭楼》中有感而发:“南枝初见梅林秀”。这种处于南方的梅林得风气之先的鲜明个性,使余靖和张九龄一样,都有尚直的本色,皇帝直言敢谏,即使丢官也在所不惜。

余靖生长于岭南,晚年从政的主要活动地也在岭南。岭南文化作为中国的地域文化,从古代到近代,由于独特的地理优势,始具有放的、多元的、活的文化机制。故而余靖采和九龄风度一样,成为南文化的光内核之一,而彪炳青史。二公被誉为南文化璀璨的双星座,光照寰宇,目。

余靖自号武溪,有《武溪集》传世。这其中的缘由,是因为张九龄自号曲江,有《曲江集》传世。曲江是由武江和浈江汇流而成,是北江上游。余靖自小倾慕张九龄风度,把自己比喻为武江的小小溪流,汇合浈江而后成为曲江。余靖多元文化的风采就是在这种三江汇流的环境中造就的。恰巧荻海风采堂也具有三江汇流这种优胜的地理条件。选址于荻海茭荻嘴就是因为筊江和锦江在这里合流为潭江,这种地理上的巧合让人浮想联翩,仿佛真的置身于曲江头,似乎看到了两种源流,两种文化合流所形成的奇观。这奇观就是名贤余忠襄公祠——风采堂。

风采堂由于地缘和时代的巧合,既传承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,又创新的吸收优秀的西方文化。如果从传承创新,经世致用,融会贯通中西建筑文化方面来说,风采堂在一百年前兴建,无疑是走在当时那个时代的最前列。例如,比它早10年的广州陈家祠,还是纯中式传统建筑;而列入世界遗产的融合中西建筑文化的开平碉楼与村镇建设,一般是更后十至二十年左右才形成建设高潮。

余靖风采,是在岭南这种多元化文化融合的机制中造就而成。反过来可以说,

余靖风采是多元化文化融合的典范。这种典范是始终以中华悠久文化为主线,同化外来优秀文化,从不迷失真我。风采堂的文脉就是余靖风采对后世后代的潜移默化的影响,体现在风采堂中西合璧的建筑艺术上也莫不如此。

余靖风采融合多元化文化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(1)自少接受中外多元文化的熏陶

关于这一点,欧阳修在《襄公墓碑铭并序》中说到:“自少博学强记,至于历代诸史杂说,阴阳律历,外暨浮图、老子之书,无所不通。”余靖从小秉赋中原文化的血统和九龄风度给予的素质,在求学阶段,就广泛涉猎和深入研究儒、佛、道三家思想,其中儒、道是植根于中土,佛(浮图)是外来文化。

 佛教禅宗,由菩提达摩经海路从岭南传入中国,盛于六祖惠能,唐宋之后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。佛教禅宗六祖惠能弘扬“南宗禅法”的发祥地就在南华寺,是中国佛教名寺之一,坐落在韶州曲江县马坝东南7公里的曹溪之畔,依山面水,峰峦奇秀。六祖惠能写下千古绝句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,得五祖弘忍秘传衣钵之后,从北方一路南逃至岭南,在此传授佛法37年,因而南华寺有南禅“祖庭”之称。禅宗成了中土化的外来文化,而韶关自古就有融汇中外文化的优良传统。

(2)余靖的师承关系

余靖幼年时代(6~12岁)在翁源县耽石院接受启蒙教育,其导师有曲江名士王式、舅舅黄正和梅鼎臣由颇有文才的耽石院主持释慧周监读,可知余靖从小就接受儒、释两种文化思想的教育。

余靖青少年时期从15岁开始,“寻师千里,备历险艰,志学十年,乃得科第”。 这一时期师从林逋、张伯瑞、胡瑗以及孙复等。

余靖受岳父林从周之荐,拜隐居西湖孤山的林逋为师,适张伯瑞同在孤山,机缘巧合之下,两人遂同收余靖为徒。林逋字君复,谥和靖,是一位通晓经史百家的名士、诗人;张伯瑞字平叔,号紫阳仙人,为道教南宗紫阳派祖师,撰《悟真篇》倡三教合一。余靖虽然从小接受儒、佛、道多元文化的熏陶,但是林逋从余靖的学业精进出发,还是以儒家的经学为主,他于1020年命余靖前往江苏吴县吴中书屋深造,师从胡瑗、孙复学经义。胡瑗与孙复是宋初理学先驱,与石介并称为“宋初三先生”,而石介本就是余靖在孤山的同窗。由此可知,余靖的治学以儒学为主,与“宋初三先生”皆有渊源,唯余靖兼通道、佛之理,只要有益教化,不排斥外来文化。余靖后来写了很多有关佛教的寺记,皆点明这一道理。余靖本名希古,后来为了纪念已故恩师林逋,依其谥号改名靖,继承恩师靖匡社稷之志,其诗亦有林逋淡泊的遗风

(3)善于深入社会,善于融汇不同地域文化。

余靖在其走南闯北的一生中,极善于深入社会各阶层,善于和各种人物打交道,了解他们的生活习俗、文化传统和艺术爱好,多角度、多渠道地从各个方面来吸取自己所需要的养料。1014年春夏,余靖为了深入社会千里求学,舍弃乘船由海路到杭州的捷径,选择陆路步行,其行程从潮州沿韩江而上入闽境,经上杭、龙岩、永安、三元镇(三明市)、南平、光泽、建瓯、建阳、松溪进入浙境,沿龙泉溪上抵丽水、缙云、永康、金华、义乌、诸暨、萧山到杭州。他跋山涉水到达光泽县,探望留在福建祖居地的宗亲,父老乡亲对他寄予厚望,从清溪中拾几颗晶莹的小石子,装满一竹筒清甜的山泉水送与他,希望他能重整祖风,做一个济世救民的大贤臣。他溯松溪而入浙,路上中暑,晕倒在河边,被一姓林的温州商人救起,盘问他是林运使举荐到杭州府拜师求学,就要带他从海路到杭州。余靖婉言谢绝,继续他的行程。[2]一路翻山越岭走来,余靖切身处地看到了岭南与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,江、浙、闽虽然地少人多,但那里相对比较繁华,读书人比较多,做生意的人也多,能工巧匠更多,市场经济也比较活跃,余靖感到自己故乡和整个岭南地区落后了,必须奋发图强急起直追。

余靖进士及第,考取书判拔萃第一,进入仕途以后,每到一地,都以体察民情学风,发掘人才为己任,写了不少学记、寺记、地方记等。他以监丞知新建县的时候,就曾向知州举荐当时还默默无闻、科举失意的李靓,延请其在府庠任教。庆历年间,李靓三次来京见他,他又上书《荐李靓状》,李靓遂被任命为太学说书、直讲。李靓是江西南城人(1009-1059),后来成为北宋一位重要的经世致用的思想家、著作家,世称“直讲先生”,与余靖善于发掘不同地域文化俊才不无关系。在科举制度的底层,各地方有大量怀才不遇、落第失意的才俊,余靖能够破格举荐是难能可贵的。

另一方面,余靖在从政过程中,发现京都与沿海城镇的繁华和贫困地区的反差,皇族和官僚机构的腐败,国家积贫积弱之势日益加深,更加激发了他坚定不移地要弘扬九龄风度的雄心壮志,四十年的仕宦生涯,不断地留意考察和冷静思索,因地制宜、因势利导地提出及时、适时而颇有远见的献策,力图改革弊政,革除华丽颓废的文凤,千方百计地在务实行动中使之国富民强,“文能绥众,武能折冲”,名符其实地使自己进入了大宋贤臣的行列。

(4)善于处理外交,善于吸取不同民族文化。

余靖在应对辽夏鼎足之势的棘手问题上,连上数封奏章,辨析独到。三度受命使辽,仅带十余骑出居庸关,巧妙地运用外交手段折服雄据一方的辽主﹐维护国家的主权利益,维护西北边境的安宁。他运用少数民族语言写外交诗,如用契丹语创作而用汉语意译的七言绝句《胡语诗》在使辽时发挥了重大作用。他使辽期间,了解当地的官制和风土人情,写成《契丹官仪》。他代表宋廷出使宋辽夏三方交好仪式后,把与友邦和平共处的观点写入五言律诗《塞上》中,格调高阔明丽,一洗宋代边塞诗的凄苍屈辱感。

余靖晚年知广州,重视在蕃坊兴办学校,重视和蕃邦人士友好相处,如嘉祐七年(1062),大食国(今之伊朗)首领蒲沙乙来广州进贡方物,没带翻译来,余靖为他在蕃坊找一大食商人充译者,让他晋京面圣;蒲沙乙再经广州回国前,靖公又请他在蕃坊讲学,为广州市舶司官员介绍海外商情,传授波斯算法。这种力促炎黄文化和阿拉伯文化交融的一段佳话,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[3]。风采堂前天井有一座精美绝伦的半八边形拜堂,有礼让迎宾的功能,其浓郁的伊斯兰风格有意无意的透露这一渊源。由此可见,余靖风采本身就是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典范,是与世长存的。

 

注释:

[1]张九龄(678-740) : 唐开元尚书丞相,诗人。字子寿,一名博物,韶州曲江(今广东韶关市)人。长安年间进士。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后罢相,为荆州长史。诗风清淡。有《曲江集》。他是一位有胆识、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、诗人、名相。他忠耿尽职,秉公守则,直言敢谏,选贤任能,不徇私枉法,不趋炎附势,敢与恶势力作斗争,为“开元之治”作出了积极贡献。他的五言古诗,以素练质朴的语言,寄托深远的人生慨望,对扫除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风,贡献尤大。誉为“岭南第一人”。

[2] 《余靖谱传志略》易行广著。

[3] 《多元文化融合与余靖风采》易行广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第六屆世界余氏懇親大會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2153673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