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羅浮山延祥寺記

   作者:余靖 击数:3054   时间:2011-11-20


 

   惠州羅浮山延祥寺記      (康定二年 1041年)
   
名山大川,方域之鎮,必藉異人以光其圖牒;逹才通識,稠衆之表,必託有為以播其績用。二羙胥副,今為難。

羅浮山者,越之望也。蓬萊一峯,堯波所蕩,附麗於此,《水經》之恠録也。良常諸洞,呉郊之秀,岫穴相通,真之秘談也。曰浮屠西來,蔓延中國,塔廟嚴餙,徧宅形勝。兹山精藍十餘,而延祥之基最古。梁朝有頭陁僧景泰,不知何許人,薙草屋之,號焉“朝遊南海,暮宿羅浮。”大同中,始建寺額。以其峯頂二石望之如樓,布金所居適在南峯之下,故以“南樓”命之。

唐開元二十六年,西域僧乾末多羅以鐡肖釋迦真像,浮海而去番禺。天寳二年,中貴人何行成以祠事将命,遂迎其像置山,歸以珎柑入貢。因得御署其門曰“延祥之寺”,仍開“明月”戒檀於寺之右。凡嶺之南,落髪壊衣者,悉受具於此。武宗朝,例削其籍。咸通恢復,而地歸中閣,别掲“南樓”之名於山之西。延祥再造苦晚,故久不競。然亦不敢父子私自相傳,必擇什方名徳尸之,以俟來學。

初,鐡像之來也,扶土以具其四體。及祥符初,住持僧彦課乃購金雇工,易之以鐡,而像始完。彦課卒,州以輿議請今長老雲逹紹隆禪席。逹師,桂州陽朔人。幼聰悟,師事同郡禠禪師。既削髪,即遊方。至筠州洞山,寳禪師付以大乘之要。既而曰:“生本無物,何有本鄉。悟在於心,豈須戲論?”遂優遊南行,至於海上。有黄龍洞者,山靈絶境,人迹罕到,可以逃聲名,去思慮。於是結茅而居,期於自得而已。俄而學徒推戴,以登師座。既尸[1],其徒則專其憂。“括囊而來者,居於我乎安;持盂而求者,食於我乎仰。”於是,募信心以施其財,召匠指以利其器。審髙卑,靣平曠,鑿户牗,陶瓴甓[2]。取於堅完,不務華麗,日廪嵗資,悉得其度。

康定元年,逹公自袖其狀,至於曲江。俾予書之,歸為福地之識。明年,予因經途詣山,於其南得張鸑之碑,而知其名之始。於其側,見“明月”之壇,而知其制之古。於其堂,聞逹師之問答,而知其言之當。乃曰:“道如是,書之無愧詞。”

康定二年六月   日記

 

[1]尸:陈也。在此作承担,执掌,主持解。

[2]瓴甓:líng pì磚塊






风采全球特报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风采电子季刊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香港风采中学  |   余风采全球村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4882922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