筠州新砌街記

   作者:余靖 击数:2322   时间:2011-11-20


 

欽定四庫全書
 武溪集巻七       宋 余靖 撰
  寺記(上)
   筠州新砌街記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(景祐四年 1037年)
   
予至筠州之明年,道者僧[1]體謙袖謁及門。既坐,遂言本永嘉人,寓筠二年,去居廬山。筠之崇善者曰:“吳太元命之復來,募衆得錢一千萬,召工鑿山陶土,得石與磚若干千萬,砌成大道。北斷於江,其南西繚於闤闠[2],凡若干萬尺。横渠暗竇,為橋以通之,凡若干所。喜捨之士,以道計者,自五百尺至百尺凡若干人。以錢計者,自三十萬至一萬凡若干人,一萬而下不可勝計。所得錢不以簮毫自私,皆寄某氏之帑,朱出墨入,悉某氏主之。麻衣草屩以董衆役,暮宿甄舍,饑食於施者家,凡若干年而工畢。”乞書其事而誌之。

吁!今夫地征物賦,官司列榜笞,謹期上監下督,民猶有靳固[3]而逋負[4]者。至以西方之教一呼於衆,則發畜積,割珍愛,欣然無所惜,其故何哉?

盖儒以禮法御當世,使人遷善而去惡;佛以因果誨未來,使人脩福而避禍。然世有積善而遇禍,積惡而蒙福者,雖有仁智無如之何。釋之徒則曰:“彼前世之所為,今獲其報耳。今世之脩,報在來世。”又言:“沒[应为:]有天堂、地獄,苦樂之趣,次序纎悉。故無刑而威,無爵而勸,歸之者如川之流,壅之不停,去之不竭。”其為教大抵若是。

其有竊佛之權,愚弄於衆,財未入手,先營其私,衣華暖,居宏麗,噉甘脆,極力肆意無畏憚者,十六七焉。彼上人者,獨弊衣糲食,苦其行而外其利,又能得開信同心,成此利益,使夫趨官曹,遊旅肆者,出滓泥入清凈之境,真奉佛事,勵戒行而好方便者也。

誌之無愧詞。

 

[1]道者僧:指禪林之行者

[2]闤闠:huán huì,古指市場的圍牆和大門,借指市場

[3]靳固:jìn gù吝惜、寶愛

[4]逋負:bū fù拖欠賦稅、債務






第六屆世界余氏懇親大會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3123185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