興國軍重修文宣王廟記

   作者:余靖 击数:682   时间:2011-11-20


 

興國軍重修文宣王廟記        景佑三1036年)
   
孔子抗帝王之法於《六經》,而百世宗之。故其血食與學校無窮然。教之興衰,存乎其時。惟至治之代,其道乃大。在漢四葉,始建郡國之學,而進儒術。在唐六帝,乃克用王禮,而尊夫子。五代兵革,雖祀典不廢,羽籥弦頌之音盖寝矣。

聖宋在宥,七紀于兹。今上纂三聖之丕烈,綜御大器,息武行文,澤浸八荒。常以隻日視朝,雙日講學。間嵗程文擢多士,故天下靡然知所嚮焉。

郡諸侯,獨大府、劇部能以營葺黌舍為請,率報聞,從之。餘或専於督獄、賦政而未遑暇,朝廷亦置之不問,在其自視何如耳。

興國軍者,本隶武昌。以摘山皷鐵之利,遂建軍壁,故廟學草創而不完。

景祐受冊之明年,太原君以成均博士知軍事,剛斷柔惠,敷和於下。剔去蠧螫,民懷其生。柅車期年,簡肅成政。乃謂其僚曰:“古之善教,自學校始。家塾黨庠,職在鄉老。况今領縣立社,以有兹土,人不知學,何以示教?先聖先師之祠而不若淫昬之鬼,何以示徳?二者皆為政所當先也。惟舊祠在牙城之西,風隤雨隙,不自撑梧。先生弟子居無容席之地,嵗率常祀,俯仰其間,實所病焉。”

於是度費飭材,以萃百工,罷不急之用而用之,不瘡於民,不割於公,而霈然餘力,以克有成。露寝奕奕,負隂嚮明。龍巻玉璪,顒昂其象。亷陛嚴峻,庭序閎廓。凢爵於唐,讃於先朝,作配從祀。及得圖形太學者,塑坐繪立,咸備其制。向之不如制者,悉俾新之。筵開黌堂,以登師儒;局列校室,以來雋秀。是焉者,處于東偏,又為二庫。藏賜書,以朂生徒之業;櫝禮器,以謹春秋之祀。是焉者居于西偏,學之稽古;先乎制度,乃案三代,車旂器服,圖之屋壁。使來者觀之,煥然在前。祀之有齋,致其虔恭。復築齋室于宫之南,湖光上照,山翠欲滴。太虚之庭,垢慮可滌。事神誨人之道備矣。

新宫既就,而行禮其中,邦人怡然知學校之所以為教也。賔僚以書來俾為記,将伐石而刻之,以永其夀年。昔魯人美僖公遵伯禽之法,能修泮宫,播在《詩·頌》。盖以能修其宫,又修其化,故國人思樂泮水而往觀之。《禮》有飲酒、飬老之儀,《兵》有受成、告克之事,咸在泮焉。則化民成俗之道,捨此宜何先哉?

王君能尊仲尼無窮之教,宣當世所宜之治,修詞宫,建學館,知為政之本,故不敢讓而記。

 




 
 
风采中学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860079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