湧泉亭記

   作者:余靖 击数:3603   时间:2011-11-2


 

  湧泉亭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慶曆1047年)

嶠南溪山之勝,曲江稱最,然其絶境多在逺郊。徙州治以跨二江,百餘載矣。亭榭池館,面髙臨深,前剏後續,不逾雉堞,耳目所詣,不為難能。

尚書外郎杜君挺之之為守也,獄無寃私,賦役以時,事舉條領,民用休息。近郛勝槩,亡不周覽,梁濟真[]水,越一長亭,得湧泉焉。始其出喧囂,入杳靄,層巒曲澗,嵐碧相照,澗極崖平,泉源在焉。横崗屈盤,隐若伏獸。疏窪為沼,泉出石罅。大若濤湧,細如鼎沸,久旱不竭,經冬常滿。南方癉暑,酷如惔焚。暫息泉上,寒悚毛骨。

挺之乗間一來,吟酌永日,自非嘉賔,無預兹賞。傍有精廬,因泉得名。於是知事僧謀於衆曰:“古之君子,必觀於水,盖有道焉;習氏之名,千載若存,盖有遇焉。今太守適意水石,而露坐泉傍,雖曠淡自適,豈吾人之所安也?”

乃募金伐材,構亭泉心。貫之飛梁,虹横波際。翼以堂室,備賔逰之憇;外營碓磑,為民事之觀。挺之暇則造焉,以滌煩慮。既罷郡歸闕,且半嵗,某與後太守潘伯恭、南康倅李仲求共陟泉亭,一飯一啜,不同於俗。皆當 時之事乃書名屋壁以誌其逰。後一月又書亭之始以寓仲求,請模石而書之。因歎曰:

“韶處嶺阨,雜産五金。四方之民,聚而逰手,牒訴紛拏[1],稱倍他郡。挺之以誠應物,庭無留事,日自適於山水間,乃知為政自有體也。斯逰斯景,書之其無愧。

挺之名且,伯恭名夙,仲求名定。

慶歴七年五月  日記

[1]拏: ná ,同“拿”。






风采全球特报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风采电子季刊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香港风采中学  |   余风采全球村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5047217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