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宋平蠻碑

   作者:余靖 击数:3429   时间:2011-11-2


 

欽定四庫全書
 武溪集巻五       宋 余靖 撰
  記
   大宋平蠻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皇佑五1053年)
    聖宋體天法道欽文聰武聖神孝徳皇帝,在宥[1]之三十一年,天宇之内,海渚之外,氈裘卉服,罔不率俾[2]。粤五月,蠻賊儂智髙邕州,陷其郛,賊虐衣冠,驅虜稚艾[3],遂沿欝江東下,所過郡縣,素無壁壘,倐然至,吏民棄走得焚蕩剽鈔,無所畏憚乃攻圍廣州五十餘日,不克大掠其民而去。然所存者,官舍倉庫而已,百年生聚,異域珍玩,掃地無遺矣。

國家於嶺南不宿重兵,故賊起三月而後師集。蒋階張忠素號驍将,相繼覆没。由是畏懦者望風潰走。賊鋒益熾,逼連賀,毁昭賔,再穴于邕矣。

驛騎繼聞,上甚憂之。樞密副使狄公青以為,将帥之任古難其才,若再命偏禆,事一不集,則二廣之地禍連而不解矣亟自請行,天子韙之,遂改宣徽南院使,荆湖南北路宣撫使,都大提舉廣南東西路經制盗賊事

九月拜命,既授禁旅,仍啓以舊鎮騎兵,荆湖鋭卒從行十二月至桂林,督部伍親金皷,然後兵知節制矣。明年正月甲辰至賔州,先是鈐轄陳曙領歩兵八千,潰于崑崙之關,公推其罪,首斬曙及佐吏已下三十一人,然後人知賞罰矣。兵将股慄,咸思用命。

是月已來,引師至邕城一舍,賊悉其徒以逆戰。公之行師雖倉卒,道途皆有行列。賊至,駐先鋒以接之。公憑髙望,撝[4]騎兵以翼焉。賊徒大敗,追奔十五里,斬首二千二百餘級,生擒五百人,尸甲如山,積于道路,偽署将相死者五十七人。是夕,智髙焚營自遁,復入于蠻中。

先是命湖南江西路安撫使樞密直學士孫沔入内押班石全彬過嶺,與廣西經略使余靖同其經制東西路賊盗故命公督大提舉[5]然孫石賛謀,而軍中悉稟公之節制。

賊之再據邕也,農者輟耕,商者輟行,逺邇惶惶,不聊其生及公之拜命也,朝野之論,中外歡然以方召之才兼機軸之重出剪狂蠻無噍類矣。

賊之巢穴曰廣源州,交趾之附庸也父為交趾所戮,遂棄其州奔南蠻界中淵藪悖慠以僣稱號,自名其居曰雲南道,又曰南天國,再名其年曰景瑞,曰啓歴”。雜名其左右之人,自侍中開府已下署之其主謀者黄師宓、儂廷侯、儂志忠等戰没於陣未有剪其羽翼而能飛,刳其腹心而能全者也,故宵遁矣。

嗚呼,智髙之謀,十餘年間招納亡叛,共圖舉事。十餘月間連破十二郡,所向無前夫豈自知破碎奔走在於頃刻之間乃知名将攻取,真自有體哉

二月甲戌改乗轅,其月丁亥至桂州,詔徙軍節度,復以樞密副使召仍曲赦嶺南,民得休息矣。遂磨桂林之崖石,以書其勲其詞曰:
 有宋之大天覆地載四海正朔百蠻冠帶
 蠢兹狂起乎徼外父戮于交逃死
 招納亡命浸淫邊害邊臣罔上習尚以懈
 卒陷邕郛乗流東邁志圖全越肆其蜂蠆
 廣城言言梯衝附焉攻之五旬掠民而旋

 賊鋒一至千里無烟還據于邕五嶺騷然
 天生狄公輔聖推忠情存義烈志嫉頑兇
 請纓即路仗節臨戎英材遴集猛将風從
 賊之敢鬭,實惟天誘。來迓于郊,奄喪羣醜。
 當我摧鋒,易如拉朽。僣補偽署,叢然授首。
 羽翼既剪,心腹既刳。雖欲自舉,人誰與圖?
 焚廬而去,回巢以逋。六親不保,曰獻其俘。
 厥推邕邊,南國之紀。九洞襟帶,列城唇齒。
 險固一失,兵糧無峙。庶民蚩蚩,鳥獸驚跂。
 我公之來,電掃雲開。叛渙斗破,綱領重恢。
 師成廟筭,民得春臺。天聲逺振繄公之材

 

[1] 在宥宥,宽也,赦也。在宥,任物宽宥,无为而化,多用以赞美帝王仁政德化。

[2]率俾:顺从,率领。俾:使也。

[3] :本义草名,此处指老年,五十曰艾。

[4] 指挥,后作挥。

[5]先是:在此以前。多用于追述往事之词

[6] 提舉:古代掌管的官名。

 

 




第六屆世界余氏懇親大會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3123187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