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明公与马氏阿婆的传说

   作者:余杰锋 余泽欣 击数:4802   时间:2011-8-20


 

荻海余村里古时称儒林里,它包括现今三埠荻海片和白沙镇三八余氏村落。这个地方余姓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,至今流传着很多传奇的神话故事。现拾录一则,以飨读者。

荻海附近的乡村一直流传着广明公、马氏阿婆的传奇故事。传说广明公晚年患湿疹,脸面红肿,村人怀疑患上绝症。广明公为了避免传染,只身独居燕山大岭村后山茶园,与世隔绝。有一风先生傍晚时分路过茶园,想在茶园借宿一宵,顺便搭食一餐。广明公说:“村人怀疑我得了传染病,不敢与我接触,你若不怕传染,就请进来坐坐,也可以在此寄宿。”风先生仔细观察广明公病况后说:“你没有传染病,只是患上了皮疹而已。”广明公听了风先生的话非常高兴,热情招待他。酒逢知己,坦诚相待。风先生一住就是几天,他本是一位高人,学得“墓穴寻龙”之法,为感谢广明公好客之道,报答礼遇,愿意为他寻找百年风水墓穴。他在附近翻山越岭,探寻神秘的风水龙穴,最后在白沙马洞的山岗中寻到两处有灵气的神穴,一处为龙山,另一处为亚山,并道出龙山出人,亚山出财。广明公以乞米也是多几个篮好,就选了龙山。此墓穴均坐落在马姓的辖地,是马氏阿婆的娘家。恰好马氏阿婆的父亲也看好龙山、亚山两处墓穴,不让老余人占据。事情演变成“余马之争”,告上官府。马氏阿婆要与娘家对簿公堂,临晚不能入寝,牵挂着官司可能败输。传说马氏生有一双奇乳,在梦中观音娘娘报了一个“胜诉妙计”给她。第二日,她背着儿子去打官司,在判官即将宣判时,她把儿子的脚狠狠地拧了一下,儿子哇一声哭起来,随着哭声解开衣扣,把乳翻到肩上,儿子吮吸奶水立即止声,判官见之一笑,又问她“丈夫和父亲那个更亲”?她妙答“脱衫见老公,着衫见老父”。意思是老父亲,老公更亲。这场官司最后判了余氏胜诉,老余得龙山,老马得亚山。马氏故地流传有“老余行山,老马打女”。但世事无绝对,又有民谣流传说:“龙山不及亚山好,亚山不及龙山大富豪”。意思是亚山出财也出人,马姓人才辈出,青云直上。龙山既出人,也出大富豪,而广明公后裔落地生根,开枝散叶,子孙昌盛,遍布台山、开平、新会、中山等地。余马两姓也成了世表,世代通婚修好。

马氏阿婆晚年居住在荻海宝国古寺北面古水井边的灶尾村,百年之后葬于灶尾村东面的葫芦山脚,俗称“葫芦嘴”,即今思始村委会小莲塘新村对面山。1950年起,该村村民陆续迁居到思始村委会联安村,自此这个古村破落荒废,之后成为农作物种植地。马氏阿婆墓穴在“文革”期间曾一度被毁坏。1986年大岭村联合燕山、思始、南山、三围等乡广明公后裔的自然村宗亲共同捐款重修墓地,有石刻曰:“广福荫溯源马洞,明孝思再建葫芦”,落款“百岁裔孙北山村余二和敬送”。每年清明节,开平、台山等地都有众多的广明公后裔以及神契仔女前往拜祭,马氏阿婆神奇故事备受后人敬仰。

    据大岭村长者余群亨说,1947年清明前夕,广明公后裔曾组织一次大规模的祭祖活动,联合在白沙镇马洞龙山拜祭广明公,除荻海附近乡村外,还有其他外县的宗亲。当时,有瑞狮的村庄都派出醒狮队同贺共庆,场面隆重,热闹非凡。60年一甲子过去了,曾参与活动的长者,至今仍记忆犹新。

位于葫芦嘴的马氏阿婆墓




 
 
风采全球特报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3276264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