犁头嘴逃难记

   作者:余国雄 击数:1606   时间:2011-8-20


 

钓鱼台岛撞船事件证明:日本人对我领土依旧野心不死。对过去的苦难往事绝对不应该忘记啊!

194567月,侵华日军败局已定;但是,台开四邑的日军仍在作垂死的挣扎,仍在残酷杀害侨乡人民。继在台山四区三社乡制造了一场大屠杀,在那大山下良垌坑用机枪射杀我在山上避难的老弱妇孺近千人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是台山抗战期间的最大惨剧!在良垌屠杀过了不久,日本侵略者又在开平赤坎中股河畔攻陷了我民众抗日据点南楼,将俘获的南楼七壮士残酷地屠杀于赤坎下埠。

这段时间,隔三差五天便看见日军从荻海埠出发,沿荻潮沙公路向岗美圩、鼠山圩、赤坎埠方向开去,沿途人烟绝迹。那天,当日军开到我盘星村对面的丰乐村附近时,一位20岁左右的男子突然在田垌中间站起身,急速地向我村跑来,刚刚跑到我村村面,“喀嘭”一声步枪响起,射中了他的背部,立马血流如注。当跑到笔者屋前的某园角旁已不支跌倒,过一会又爬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村尾田基边,便一头摔倒咽了气,留下一路的血迹。

在日军杀害平民百姓,制造恐怖气氛同时,从新昌埠敌伪维持会传出消息,要胁荻海余村里居民每户科100斤大米给皇军作军粮,否则将“血洗余村里”云云。一时间,我们村子人心惶惶,不可终日,一致决定逃难去。村里有位老师在同乐犁头嘴教书,便叫我们一齐逃到犁头嘴去。犁头嘴四面环山,松竹茂盛,比较安全。母亲领着我们四兄妹,随村里叔伯婶姆共30人,经高廊坑、狗毛虫、大潭网地支路转入犁头嘴,半天到达,齐住于曰上书室。

这次逃难,前后10天。曾两次从岗美圩传来消息“日本仔要来了!”全体村民连难民立刻一齐逃上犁头嘴两边山头的竹木林里,屏息静气,垫伏大半天,直到天黑才敢下山返村。不久从燕山传来消息,广阳指挥部辖下抗日游击队挺七大队又重新驻防燕山、象山和狮山,大队长赵其休、副大队长钟炎如也回防二七圩。二七圩也恢复营业了。消息被证实,我们——众难民才敢回村居住,结束了这次逃难生涯。

    这是笔者人生的第二次逃难,首次是19431945年初,逃到了当时的大后方粤北乐昌县。1949年元旦,日军打通了粤汉铁路全线,乐昌城沦陷。在铁路与北乡公路交叉路口,笔者目睹日军一刀砍掉一位壮汉的头颅,又走过来把屠刀架在时年12岁的笔者脖子上,便挥手开路开路的。特写此文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。



 
 
风采全球特报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3276256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