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忠襄公诗二首和父亲的诗教

   作者:余泽欣 击数:171   时间:2017-1-27


 

余忠襄公诗二首和父亲的诗教

  余泽欣

(风采月刊社副总编辑,名贤余忠襄公祠理事会理事)

  父亲余鸿乐于1994年辞世,享年92岁。我自小接受父亲的诗教,有一次,父亲在谈到先祖忠襄公遗著的时候,曾口授忠襄公的两首诗给我。我铭记于心,并记录如下: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遗我岩岩石,拜嘉贤使君。

    何当天共补,应免玉偕焚。

    (二)

    自古咏连理,尝为白头吟。

    谁知抱高节,生处亦同心。

    风至应交响,禽栖得并荫。

    岁寒当共首,霜雪莫相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——1986年3月5日父授

    父亲口授的时候,完全是凭记忆。第一首诗说的是一位使君赠送一块异石给忠襄公,忠襄公拜谢这位使君和所送的石头,并巧用女娲炼石补天的典故,提出何不共同炼石来修补有裂隙的天(比喻当时的内忧外患),避免战乱导致玉石俱焚的后果呢?石当炼,玉免焚,化戾气,致祥和,是襄公补天的理想。此四句源自襄公诗作《谢连州沈殿丞惠石》。结尾还有几句,"想自乘槎得,知从饮羽分。试将檐畔累,尚带故山云。"但父亲没再往下说。

    第二首诗源自忠襄公作品《双松》,是对连理的赞歌。连理,通常是赞喻夫妻和合,白头到老。但是,连理树可以说是人类社会融合的植物模型,不局限于夫妻关系,有着更为高尚的节操。连理,就是联理,不同个人,不同族群,不同社群之间融合统一的道理。哪怕是生根于不同的地方,只要心是同一的,当外界的风气吹过,他们就相互响应,相互支持,连天上的禽鸟栖息其中,也得到双重的荫护。当一年的寒冬来临,他们就并肩共首,共御严寒,风霜雨雪不得相侵。但父亲所授的这首诗与市面流传的《余靖诗选》所载略有不同,区别有两点。

    第一点区别是首联末句,《诗选》是"多为阳艳吟",据《诗选》的解释,此是批评当时爱情诗的一种负面的流派,称为"阳艳体".但自古以来对连理的吟咏,皆以正面为多。从父亲所授,这句是"尝为白头吟".尝,有尝试,曾经的意思;白头吟,是以"夫妻和合、白头到老"赞喻爱情中的坚贞者。因此,这首诗一开始就以"白头吟"赞扬连理,到第二联"谁知抱高节",便显得更有高度。"抱高节"是双关语,既指连理树抱有更高的节操,亦指在高处枝节拥抱在一起的形象。考证《辞源》对"连理""连理枝"条目的解释,"连理"是指"异根草木,枝杆连生,旧以为吉祥之兆""连理枝"有两个含义,一是比喻相爱的夫妻,二是比喻兄弟。可见在更高的含义上把连理树看作是人类社会融合的植物模型(吉祥之兆),不局限于夫妻,是有根据的。从"白头吟"语意来看,此或是襄公晚年改定,而不为外间流传版本所载。

    第二点区别是末联首句,《诗选》为"岁寒当共守",而父亲所授为"共首".首,可作树冠解,"共首"就是双树冠,更形象,与上句"并荫"相照应。并肩共首,突出"共守"的形象,而不必点出守字,下句"霜雪莫相侵"补足守御之意。

    这两首诗体现了两种理想境界。一是对内忧外患,"何当天共补";二是对融合统一,"生处亦同心".妙句天成,珠联璧合。对诗词等文学作品,可以超越作者当时的写作背景加以理解,继承,古为今用。




第六屆世界余氏懇親大會  |   世界余氏宗亲总会  |   香港余氏宗亲会  |   余氏家族  |   风采中学  |   开平市风采华侨中学


版权所有 风采堂 地址:广东省开平市荻海风采堂 访问人次:1969920
联系电话:0750-2369588 [管理]